正规赌足球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当马斯克备份数字大脑,元宇宙离我们还有多远?

科学狂人、世界首富马斯克又出惊人言论

当马斯克备份数字大脑,元宇宙离我们还有多远?

科学狂人、世界首富马斯克又出惊人言论。7月19日,马斯克钟爱的狗狗币的联合创人Shibetoshi Nakamoto 发表了一条推特“如果你能够把自己的大脑上传到云端,和虚拟的自己交谈,你们会成为伙伴吗?”

这原本只是一个科学设想,想不到马斯克直接进行了回复“已经这样做了”。马斯克顺嘴一说,不排除只是心血来潮的一个“嘴炮”,却在全球引起了轩然大波,再次点燃了人们对脑机接口与元宇宙的热情。

马斯克真的做到和虚拟的自己交谈了吗?脑机接口下的元宇宙会是什么样子?相关技术又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呢?

马斯克的另一个大脑

要了解马斯克的“另一个大脑”,必须先了解脑机接口技术,这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且仍处于初步的快速发展期,很难用三言两语定义。

从目前的发展程度看,该技术主要通过头皮(非侵入式)、颅骨甚或植入大脑(侵入式)的芯片,感应神经元的电荷,再通过人工智能分析出这些电荷的意图,进而形成指令,来实现对身体器官或外接设备的控制。

为了实现这一宏伟蓝图,马斯克于2016年创立了Neuralink,并陆续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例如红遍网络的那只用意念玩弹球电子游戏的猴子,就是Neuralink公司的杰作。在此之前他们还发布过头戴USB-C接口设备的老鼠,以及通过为猪植入芯片从而获取其敏锐嗅觉的技术。

为获取更可靠的大脑神经元电荷信息,Neuralink采用的侵入式技术,通过机器人手术,在大脑上钻一个很小的孔,再把比头发丝还要细的75微米的传感器植入到大脑中,再通过硬币大小的芯片,与外界进行信息传输。马斯克早前透露已经实现芯片无线充电技术。目前该公司正在申请进行人体试验。

在全球,进行脑机技术研究的并非只有Neuralink一家。据相关报道,Braingate公司已经通过该技术实现了让截瘫或者意念打字功能,一分钟能打90个字符,正确率99.1%;Synchron公司实现了让多位渐冻症患者意念上网、发邮件、发短信等功能;Synchron还发明了通过颈静脉注射的方式将感知设备注入大脑,以进一步降低开颅风险。

然而,依据马斯克的表态推断,其已经把自己的大脑上传到云端,并实现了彼此对话,这显然超越了现有已公布科学成果的一大截。这甚至可以理解为已经在云端有了另外一个马斯克,并且可以通过复制,复制出无数的“马斯克”。

这显然超出了现有科学技术的范畴,不排除马斯克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的嘴炮。要实现这一点,就意味着马斯克必然已经在大脑里植入了芯片。即便如此,也只能实现一些初阶功能。要实现完全的大脑备份以及对话功能,仍存在巨大的技术挑战。当然要验证这一切,还需马斯克本人亲自澄清。

当脑机接口遇到元宇宙

无论是否属实,马斯克“Already did it”的简短表态还是再次点燃了人们对脑机接口技术的狂热。毕竟马斯克一句话引发股市上蹿下跳的案例,已不止一次发生。当日A股人脑工程板块就上涨了超3%。

外界认为,这项技术对于治疗记忆力下降、痴呆、抑郁、癫痫、脑肿瘤、脑萎缩、甚至肥胖等,拥有广大应用前景。其中脑机接口在元宇宙领域的应用,更是被寄予厚望。

和脑机接口一样,元宇宙也是一大快速发展的领域,两者有着一个共同的科学追求——打通现实与虚拟世界。前者是把人的思想与虚拟世界打通,后者是把世界与虚拟世界打通,两者的碰撞,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何为元宇宙,并无严格的定义,可以粗略地认为与现实世界相互映射的虚拟世界。当前的元宇宙构想,更多还是依靠VR与AR设备。VR是通过头戴设备体验虚拟世界,AR则是把虚拟世界映射到现实世界。这主要解决的是虚拟与现实世界的映射问题,但对于人如何在两个世界间更好地交互,并未给出更好的解决方案。

脑机接口技术的不断成熟,有望为元宇宙带来更多可能性。比如《黑客帝国》中的现实人头上插了无数个管子后就可以生活在虚拟世界。以现在的脑机技术发展方向看,或许未来不用插任何管子就可以实现这一功能,且不耽误在现实世界的日常活动。

再如《阿凡达》中的脑机接口,通过联网,实现了对另外一个现实世界生命体的控制。以现在的技术发展来看,这并非不可能。此外,大脑中的芯片的联网,就当于人脑的联网,这就相当于为人脑变相增加了一个随时可以读取的整个互联网数据库,想想就会很震惊。

而马斯克的大脑备份,则已经处于更高的科学层面。如果属实,其大脑备份就是具备思维能力的另外一个马斯克。这已经不是科学,进入了科幻的世界。

一切仍处于初级阶段

回到现实世界。

假设马斯克真的已经在大脑里植入了或植入过芯片(大家以后多关注下马斯克的头皮),二者实现初阶的机械式对话,并非不可能。不过仅限于此。人的大脑中有100多亿个神经元,它们之间的电荷关系传递瞬息万变,以现有技术要对其实现完全地复制是不可能的。

元宇宙也是如此,虽然叫元“宇宙”,可目前为止人类打造的虚拟世界远称不上宇宙,甚至连“村”也算不上,也无法做到和现实世界的一一映射。比如,现实世界中飞过一个蝴蝶,而元宇宙中未必会有此参数,更不会发生由这只蝴蝶所引发的一系列“蝴蝶效应”。

但这不妨碍元宇宙以及脑机接口的一些初阶应用。比如,现阶段元宇宙应用最多的还是电子游戏领域,其打造的虚拟世界未必与现实世界有映射关系,但玩家也可以在其中实现部分交互功能,获得娱乐体验。数字孪生也属于元宇宙,可以把现实世界的部分参数映射进虚拟世界,如交通、电网等,以帮助人类在有限范围内的规划和管理。

脑机接口则多还停留在实验阶段,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比如,芯片植入后的生物排斥反应、感染问题、健康问题等都需要反复验证,不断寻找最优策略。马斯克的Neuralink实验室,就因为给25只猴子做脑机实验,死了15只,而受到投诉。

此外,人脑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结构,每个人的神经元分布不尽相同,简单地插几个电荷探测器,很难窥探其全部,并理解某个电荷变化背后的所思所想。幸运的是借助AI等新技术,这方面在快速取得进展。

所以说,无论是元宇宙还是脑机接口,当前都处于很初级的阶段。不过可以预见,二者的应用前景都极为深远宏大。这些技术在未来有望改变人类和人类社会。相信在其研发过程中,会不断有阶段性的商业成果落地。

至于马斯克的“云脑”言论,即便浮夸了一些,也未必非要受到指责。无论是“去火星”还是“云脑”,终究也是人类对未知世界探索欲望的体现,至少精神还是可嘉的。